琅钦轩扬

《流年簿》(原著向,009)

009
宇智波佐助家里只有一张床,后果可想而知。
先前还虚脱成一条死鱼的漩涡鸣人此刻四仰八叉地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片刻也不安分,时不时还皱着眉头嫌弃几句:“佐助你这床好硬啊我说。”
“那你下去,打地铺。”毫不留情甩他一句。
“我可是病人!”漩涡鸣人抬高声音。
宇智波佐助一声冷笑:“没见过你这么精力旺盛的病人。”
“那,”漩涡鸣人心虚地顿了顿,“那是我平时锻炼得好!”
他没有办法告诉他,他已经很多年不曾这样厚颜无耻过。
大抵宇智波佐助想象不出他现在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一如他也同样不知宇智波佐助这些年经历了什么。
毕竟他们之间,有五年的空白。
但即便如此,在宇智波佐助面前,漩涡鸣人还是以前那个漩涡鸣人。
他不想改变,无论是多久的空白,他都会把一切慢慢填上。
因为眼前的人是他的挚友,同生,共死。
“锻炼得好?那为何还要发烧?”面对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嗤之以鼻,他坐到床边,一双凛冽的眼睛瞪他:“睡进去一点。”
“哦。”漩涡鸣人放下枕头,乖乖把身体缩成了一只虾子。
宇智波佐助在他身边躺下。
桌上烛火熄灭。
漩涡鸣人的双眼适应了黑暗,窗外隐约还能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
两人体温氤氲,呼吸此起彼伏。
说来奇怪,路上他分明疲惫得要死,此刻却像打了鸡血似的,半点睡意也没有了。
屋子里的突然安静让他有些莫名焦躁,胸腔里翻滚着无数微妙的情绪,他不想就这样继续沉默,他想说话。
说很多很多。
宇智波佐助有冷场的能力。
但如果对方是漩涡鸣人,那战斗力就要待定。
例如现在。
漩涡鸣人侧头看着就躺在他身边的宇智波佐助,他近在咫尺,可他又心生了一丝不真实感,大概太多年总是看着他的背影,总是不停追逐在他身后却又触碰不到,所以今时今日才留下了如此严重的后遗症。
他是侧躺着,依旧只留一个背影给漩涡鸣人,有细微的风自窗隙间钻入室内,拂起他耳畔纯粹的黑发。
雨夜的风总是寒气逼人,他感到宇智波佐助的身子颤了颤,动静很小,但对此刻分外清醒的他来说,这一点微弱的反应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不确定他是否睡着了,只觉得宇智波佐助的呼吸是非常平稳的,一如他现在给他的感觉,就像把周身锋芒全部敛于鞘中的草薙,坦坦荡荡,波澜不惊。
漩涡鸣人往他身边靠了点,用被子将两人紧紧裹在一起。
“冷不冷啊我说,冷的话就近一点睡。”他的声音打破了屋内的安静,温热的呼吸轻吐在宇智波佐助耳边。
“离我远点大白痴,别把你的病传染到我身上。”
说完,靠向床边,与他拉开了些距离。
他语气很冷,可漩涡鸣人听出了其中的别扭,他声音如此清醒,显然刚才也没睡着。
这一认知让他有些高兴,他又紧跟他的背贴了上去,笑道:“佐助你不是在害羞吧我说。”
“闭嘴。”
“哎呀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啦。”漩涡鸣人继续笑。
“……”他想把他丢出去,真的。
“哎佐助,我不会是第一个睡,和你睡在一起的人吧,所以你不习惯?”漩涡鸣人小声问。
……好险,差点说成我不会是第一个睡了你的人吧,要是真这么说了,今晚估计也就死在这儿了。
漩涡鸣人心想。
“小时候我和我哥一起睡。”
宇智波佐助冷冰冰道。
“哎?”漩涡鸣人吃惊。
“哎什么?很奇怪?”
“啊不不不。”漩涡鸣人急忙摇头,难以置信道,“这次你居然认真回答了我的问题,好意外哦。”
“……”
“可是那不一样好不好,你哥是你哥,你们之间是有血缘关系的。”
“往上数几代,我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
这话说得不冷不热,还夹杂着几丝嘲讽意味。
漩涡鸣人无辜道:“至少这一世又没有……”
“你精神很好,可以出去跑两圈。”宇智波佐助说,“反正你也有锻炼。”
“喂,不要这么冷血嘛,说说话又不会怎么样,我有好多话都想和你说。”
“明天说。”宇智波佐助无语了。
他为什么要收留他的。
“……那好吧。”漩涡鸣人闭了嘴。
“……算了你想说就说吧。”宇智波佐助叹了口气,“别说太久。”
“嗯……”
真要让他说,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想了想,他道:“我啊,现在有女朋友了。”
“真是难得。”
“她叫日向雏田。”
宇智波佐助认真想了会儿,还是没在脑海里找到对上号的人物。
“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漩涡鸣人说,“和小樱完全不同。”
说起春野樱,漩涡鸣人又道,“小樱她,还在等着你呢。”
“睡觉吧。”
宇智波佐助沉声说,“我不会原谅木叶。”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