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钦轩扬

《流年簿》(原著向,005)

005
漩涡鸣人体会到天天那句“再见”,是在不久后她与小李的婚礼上。
转眼一瞬,这群昔日的木叶小强都已到成家立业之龄,而这位好似中国娃娃般的少女首先踏出了这步,她放下心中美好的执念,走向了那位坚强乐观的男子。
她的洒脱豁达漩涡鸣人那时不太懂,他也不知道有些事有些人必须放下才能前进,就像天天放下日向宁次,小李放下春野樱。
彼时的漩涡鸣人只是察觉,原来那些热血战斗的时代都已远去,原来在他们不平凡的人生里,还有一种东西叫爱情。
没过多久,奈良鹿丸与砂瀑手鞠也传来订婚的消息。
奈良鹿丸这个人极怕麻烦,但在漩涡鸣人心里也是生死与共的同伴,是一个对漩涡鸣人来说有特殊意义的朋友。
所以,从迎亲到婚礼,漩涡鸣人都没法置身事外。
婚礼格外隆重,砂瀑手鞠是个骄傲的公主,在人群里光彩夺目,那天奈良鹿丸被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家伙们灌了个烂醉,几个人又拖又拉才把他送回了新房。
那晚,奈良鹿丸刚被送回去,山中井野就迅速离开了婚礼现场,然后春野樱也匆匆追了出去。
漩涡鸣人请春野樱和山中井野吃拉面的时候,曾听山中井野这样说:“这么久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佐助,可等我醒悟过来时,我和我真正喜欢的那个人,已经错过了。”
“我不祝福他,绝对不。”
山中井野一边大口吃着拉面一边强忍着眼底的泪水。
啊,原来像山中井野这样的女子,也会为了爱情流下眼泪。
爱情之于漩涡鸣人,儿时满满都是春野樱的笑脸,无奈春野樱心心念念的只有宇智波佐助,痛也痛过,如今到底是释怀了,可听了山中井野的话,看到她哭泣的脸,心中不禁又被牵起一丝又酸又涩的烧灼之痛,这感觉,五年前才有。
又过几日,再遇奈良鹿丸,漩涡鸣人打趣道:“哟,我还以为你真多怕麻烦呢,结果那么麻烦的一个婚礼都被你搞定了啊我说。”
“别提了。”奈良鹿丸似乎颇为头痛,“你不知道女人是最麻烦的,你若不一次性安排好,以后会更麻烦。”
“明知是麻烦那你干嘛还要娶啊我说。”
“我若不娶她就会一直麻烦我啊。”奈良鹿丸笑道。
“什么什么,是她先追你?”漩涡鸣人心想得了吧你,明明自己也喜欢得要命,又何必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身边不也有人追你吗?”奈良鹿丸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暗示。
“哎?”
果然成功转移了话题。
漩涡鸣人,真是个迟钝的家伙。
奈良鹿丸的暗示是有效果的,加上春野樱的助攻,大筒木舍人一战后,漩涡鸣人终于发现了日向雏田对自己的心意,并且两人顺利开始交往。
英雄救美,月下接吻,一切如童话故事那般美好,名门千金和四战英雄,一场众望所归的爱情。
和雏田在一起的那天,漩涡鸣人请了很多人吃饭,吃到最后,又只剩下他和奈良鹿丸两个人。
奈良鹿丸说,“你知道吗,我曾经,最害怕两个人,一个就是你,漩涡鸣人,第二个,就是山中井野,你们俩,简直就是麻烦的代名词。”
蓦地,漩涡鸣人眼前出现了山中井野那张泪流满面的脸。
“不过现在,你和雏田交往了,也总算是可以安定下来了。”奈良鹿丸继续说。
“嗯,总算可以安定下来了。”
漩涡鸣人也这样告诉自己。
那晚,漩涡鸣人喝得有些微醺,踉跄着脚步回家后,一只漂亮的鹰飞落窗前。
漩涡鸣人一愣,酒顿时醒了大半。
加上这次,五年来,漩涡鸣人只见过它两回。
但这已是万幸,否则他会以为他在宇智波佐助的心底早已一干二净。
一如既往没有实质性内容的报安纸条,可漩涡鸣人此刻却是绞尽了脑汁咬着笔头暗自思忖着他该与他回些什么才好。
你现在在哪?——他不会回。
你能回木叶来看看吗?——会回来才有鬼。
小樱她,还在等你。——算了自己都被自己酸到了。
我和雏田已经交往了。——他估计连雏田是谁都想不起来吧喂……
手里的笔迟迟落不下去。
这么难得,可以和宇智波佐助联系上的机会。
漩涡鸣人想了又想,终于写下一句。
这么些年,你有好好吃饭吗我说……
他几乎可以想象宇智波佐助收到这张纸条时的表情。

评论(10)

热度(73)